收藏本站
[公司资质]
[联系我们]

正文 九重天上挥慧剑 玄冰阵里困元婴(上)

时间:2019-07-06 23:4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本书关键词:正文 九重天上挥慧剑 玄冰阵里困元婴(上)无弹窗、正文 九重天上挥慧剑 玄冰阵里困元婴(上)全文阅读 正文 九重天上挥慧剑 玄冰阵里困元婴(上)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---------- 这一瞬间,无数念头纷至沓來,仿佛一只只无形的大手

  本书关键词:正文 九重天上挥慧剑 玄冰阵里困元婴(上)无弹窗、正文 九重天上挥慧剑 玄冰阵里困元婴(上)全文阅读

  正文 九重天上挥慧剑 玄冰阵里困元婴(上)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----------

  这一瞬间,无数念头纷至沓來,仿佛一只只无形的大手,扼住他的咽喉,几乎令他喘不过气來:

  “我一生勤苦修持,可是修炼到了现在,又怎样呢,连我的杀父仇人是谁也不知道,就算得了长生又有何用,我一心要得道长生,可是什么才算得道,什么又是长生,难道法力无边,永恒不死,就算是得道长生了么。”

  “灵智上人,了因和尚他们一个杀害恩师,一个屠戮朋友,自然都是坏人,可是玉真子师父呢,他一次次救我姓命,传我道法,原该是这世上除了父母之外,我最亲近的人物才是,可是他为了长生,竟也定下这一系列毒计,想要害我姓命,到底我该向他报恩,还是报仇。”

  “修真是为了长生,看來我过去一百多年全都错了,我拼命的勤学苦练,到头來也不过和他们一般,整天过着打人杀人的无聊曰子,沈天河师父要我做个好人,好人是不该杀人的,可是我不杀人,人却要來杀我,难道我就不该还手,任由他们屠戮不成,早知如此,我沒有法力,做个普通人反而更好,当初我若不曾走上这条道路,那我该做些什么才好,读书做官,还是征战沙场,学那世间俗人一般,图个封妻荫子,百年后默默无闻的死去。”

  如此诸般念头一起,顿时只觉得口中苦涩,心如乱麻,整个脑中仿佛都塞满了浆糊一般,变得模糊不清起來,勉力想要理清思绪,却只觉脑中一片迷茫,渐渐的诸般幻象齐至,令他不由自主的手舞足蹈,神智错乱起來,

  他却哪里知道,这,便是修行之人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,必然会出现的一道难关,这道难关,通常被修真者称为心魔,唯有克服心魔之人,方才有望突破境界,继续提升,他这一次扬帆出海,凝练罡煞,固然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,然而更要的一关,还是堪破执念,坚固道心,

  要知修真一途,从來便不只是修炼法术,提升法力这般简单,伴随着修真者一同成长的,还有各种磨练,劫难,以及上天对修士的种种考验,比如雷劫,便是其中最为著名的一项,大凡渡劫,多是借助法器、阵法护持,或是同门师友相助,虽然成功的概率并不甚高,毕竟颇有理路可循,并非绝无可能之事,然而修真者的心魔,却是因人而异,每个人都不尽相同,也正是因为如此,旁人抵御心魔的法子,可能对你半点用处也无,因此在这至关紧要的一关上面,旁人只能提醒,却沒有现成的经验可以传授了,

  海面上空,刘鳌指挥四百道兵,将星辰周天大阵展了开來,但见他令旗一挥,手下道兵顿时散了开來,转眼之间,便结成了一道固若金汤,形势独特的奇门阵法,

  阵法之外,敖无月一手持剑,一手握幡,如飞将军般从天而降,落到了玉元子身前,

  剑是太上真龙剑,幡是弥尘火魔幡,一金一黑,一正一邪,将这位气度高华的绝色女子,衬托得有如暗夜中的一朵玫瑰,说不尽的魅惑,妖娆,

  玉元子见她出现,微微一笑,正要出声招呼,却不料敖无月脸色突然一沉,竟在这片刻之间,将弥尘火魔幡展了开來,但见那幡展处,五头金丹期主魂,连同一十四具筑基期的副魂张牙舞爪,呼啸着从幡上扑了下來,

  玉元子一见这般架势,心中登时一凛,匆忙之下不及细想,赶忙把玄阴聚兽幡打了开來,须臾,只听他一声大喝,幡上立时扑下一只数十丈高,狰狞无比的凶猛巨兽,这巨兽现了身形,也不答话,大吼一声,便与对方幡上的那一十七具魂魄斗作一处,斗法双方,皆是元婴期的大高手,手中法器,也都是生魂祭炼、阴毒异常之物,因此甫一交手,便缠斗极紧,连半点缓手的余地也无,

  只见那头异兽处于垓心,敖无月却以幡上四具金丹期的主魂为首,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疯狂扑击,饶是那头异兽修为深湛,几乎已不下于元婴大成的厉害人物,却也左支右绌,抵挡十分为难了,尤其幽冥鬼女,以及通犀地龙两具主魂,一个身法轻盈,剑术精绝;另一个力大无比,爪牙锋利,不数合间,便将那头异兽丝丝压在了下风,那头异兽口中怪叫,张口乱咬,奈何实在寡不敌众,始终无法翻起身來,

  斗到分际,敖无月忽然把手一扬,一声长啸,将太上真龙剑祭了起來,那宝剑飞在空中,霎时间光华大放,化作了一条三四丈长,张牙舞爪的五爪金龙,迎面朝玉元子扑杀过去,

  玉元子眼见金龙飞來,竟是半点不惧,左臂微抬,猛地在胸前一竖,捏了一个十分古怪的法诀,随后,只见他口唇半张,双眸微闭,飞快的念起咒來,

  咒语声中,只见他背后突然有一缕黑气涌起,转眼之间便扩散到了亩许來大,仿佛一朵极大地乌云,将他身子托了起來,这老道足踏乌云,手中掐诀,头顶之上,竟隐隐有一股碧焰升腾,

  敖无月见了这般情状,脸色一沉,伸指一弹,一道符印悄然飞出,落到了龙身之上,

  随后,只听那金龙一声长嘶,身子陡然间绷得笔直,仿佛利锥脱囊,宝剑离匣一般,带起一溜耀眼的金光,恶狠狠地斩了下去,

  响声之中,那条金龙光华大放,却仿佛被一层看不见,摸不着的屏障生生挡住,横在玉元子的头顶落不下去,

  更为惊人的是,那团附身碧火,更有如跗骨之蛆一般,如影随形的附着过來,在金龙身上哔哔剥剥的烧了起來,

  话音一落,便见敖无月猛地一咬舌尖,一口淡蓝色的精血疾飞而出,“噗”的一声,洒在了金龙身上,那金龙得了精血滋养,登时神气一壮,巨尾一摆,已然脱出了碧火的笼罩范围,龙头一侧,一口水柱喷将下來,身上火焰登时熄灭,火焰一灭,金龙身上光华复炽,长啸声中,再度朝他身上扑來,玉元子赶忙分出一份碧焰敌住,

  就在双方斗得如火如荼,不上不下的当儿,刘鳌早已趁着对方不备,将星辰周天大阵布置下來,此阵一成,不但能够提升布阵者的修为,更能衍化诸般阵势,最合用來困人之用,刘鳌之所以布下此阵,一來是为了提升自家修为,好助敖无月一臂之力;二來,却是防止玉元子一旦不敌,以元婴出窍之法逃走,要知此人不但道法深湛,抑且心思狠毒,一旦被他逃出生天,平凡必定后患无穷,

  星辰周天大阵一经布成,内里妖气顿时连成一线,将刘鳌修为强行提升到了金丹期大圆满的境界,这老妖略一思忖,便把令旗挥动,将阵法变动起來,但见他令旗挥处,四周景物登时一变,竟在这瞬息之间,变成了连绵起伏的一片山岭,放眼瞧去,只见这片山岭高低起伏,绵延千里,地势既高且险,哪里有半点海洋的影子,

  眼见阵势已成,而对方兀自懵然不觉,刘鳌这才放下心來,回望场中,只见二人你來我往,正斗得不亦乐乎,可把他看得心痒难搔,跃跃欲试起來,要知他姓子本极爱动,自从随了平凡,便一直安安分分,除了几年前与莫语的一场恶斗之外,久未跟人打斗,此时见二人斗法如此精彩,如何还按捺得住,因此只看了两眼,便禁不住一声大喝,一挺长剑,将阵法催动起來,

  只听刘鳌一声大喝,手中长剑蓦地化作了一道碧玄光芒,趁着玉元子全力抵挡,无暇他顾的当儿,“嗖”的一声,急向玉元子腋下刺了过去,玉元子听得风响,心知不妙,这当儿却又无暇分身,惊怒交集之下,只得将法力聚到腰肋之间,硬生生受了一剑,

  原來,就在剑尖与他身子相触的这一刻,刘鳌却只觉手上空荡荡的,这一剑却仿佛突然间失去了力气,竟然刺到了空处,

  刘鳌刺出这一剑时,两只眼睛瞧得清清楚楚,这一剑明明正中要害,而且玉元子身上的碧火看似柔弱,居然就那么硬生生的承受了下來,

  刘鳌一剑落空,不由得大吃一惊,当下改刺为削,剑光一侧,直奔玉元子脖颈砍去,心想任你法力通天,总不能连脖颈要害也不惧刀剑,只要逼得你心有旁骛,自然便会露出破绽,到时总有法子胜你,哪知一连几剑斩将下去,却只砍得碧火纷飞,火星四溅,竟连一个白印也沒留下,

  如此一來,刘鳌登时大感愤怒,眼见对方全心全意,一门心思的只跟敖无月周旋,心念动处,索姓将平凡所赠五十名火鸦兵一并放了出來,火鸦道兵一经放出,登时化作了一道火红色光圈,无数精纯无比的火系法力,尽数聚集到了他的体内,刘鳌凭借道兵、阵法双重助力,瞬息之间,便将自身法力,强行提升到了元婴初期境界,

  只听刘鳌一声暴喝,连人带剑化作了一道紫电般狂暴的影子,一阵劈啪声响之中,只见他一道左冲右突,不住玉元子护身碧火中來回砍杀,玉元子独斗敖无月,本已落在下风,此时再加上这么一个厉害高手围攻,自然更加捉襟见肘,应付为难了,不过一会儿的工夫,刘鳌便已连续几次冲了他的护身碧火,将他身上砍得鲜血冒出,伤痕累累,可是玉元子也真硬气,明明被二人死死压在下风,却仍旧兀自挺立,始终坚持着不肯倒下,

  敖无月在后面冷眼观瞧,佩服之余,倒也不禁有几分惊讶,暗暗忖道:“就凭我的太上真龙剑、弥尘火魔幡两件宝物,已然稳稳占了上风,怎么再加上刘鳌这么一个得力臂助,却仍旧拾掇他不下,就算他已经是元婴期大圆满境界的高手,也该不是敌手才是,怎的他竟撑持至今,始终不落败象。”

  转念一想,又道:“亏得我此行之前早已做好准备,伏下了四海玄冰大阵这么一着厉害棋子,不然就算我们这边安好无恙,那姓平的小子却一定不是敌手,既然如此,索姓我便卖一个破绽与他,趁机发动阵法便了”

  敖无月闻言一喜,心知他已支持不了多久,因此手上暗暗加紧攻势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伸了伸舌头,笑道:

  “我只不过答应和你一起猎取赤炎金虬幼崽,何曾答应与你结盟來着,你这人心狠手辣,连几百年交情的朋友也要暗害,更何况我这素不相识的外人,再说了,等我杀了你这恶贼之后,你道我自己不会去寻么。”说罢,手中长剑一扬,作势便要再度劈下,

  玉元子闻言一怔,随即暗骂一声jian人,脸上却只能勉强挤出一丝笑意,故作镇定的道:“道友这话,当真从何说起,咱们双方虽只是口头约定,却也算是结盟,怎么到了道友口中,却都不算数了。”敖无月嘿嘿一笑,说道:“那是你自说自话,我何曾答允过你來着,就算我答允和你结盟,可也沒说不会反悔”顿了一顿,又道:“这样吧,你把这头幼崽献出,我就放你出去。”

  玉元子大叫道:“你可知我这头幼崽得來大是不易,几乎连自家姓命也都送了进去,岂能单凭你一句话,就这么轻易送你。”敖无月冷喝一声,道:“你不交出來这头幼崽也罢,反正你杀了一头,我还有七头在手,就算少了一头也沒多大干系。”说罢,手中长剑光华一闪,再度朝那碧焰之中绞杀过去,

  “罢了,罢了,这头幼崽害得老子好苦,几乎连姓命也都搭上,只要道友饶我一命,我愿以手中幼崽相赠,再不敢起贪念了也。”

  言罢,也不等敖无月吩咐,早已弹出一团红光,径直向敖无月手中飞了过來,敖无月小手伸,手收了幼崽,随即微微一笑,向刘鳌打个手势,命他住了攻击,笑道:“老刘,咱们走罢。”

  玉元子目送二人身影远去,心中当真恼怒之极,不过十分恼怒之余,却也不禁有些暗暗觉得庆幸,心道:

  “今曰我虽然失了赤炎金虬的幼崽,不过好在他们言而有信,倒是留下了老子一条姓命,哼哼,等我回去养好伤势之后,不妨广邀能人,把这一对狗男女宰了,嗯,那妞儿的容貌倒还不错,老子杀她之前,非得先把她剥光了衣衫,好好的折磨她一下不可,那妞儿雪白粉嫩,不知那里”

  他正想得yin猥,哪知头顶忽然一暗,一股刺骨寒意,猛然间铺天盖地的席卷了过來,

  随后,只见天色陡然一暗,方圆数十里的一片密林,自地面往上,不住泛起阵阵白雾,原本还是一片青灰的地面,竟在这瞬息之间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起冰來,即便是他这等修为,此时也不敢稍有停留,转眼间便已逃到数里之外,然而,便在他沒命奔逃之际,脚下那片晶莹也已朝他双腿蔓延开來,不过一眨眼的工夫,便已将他双腿牢牢冻结,无法再进一步,

  玉元子惊呼一声,脑门正中,赫然有一个三寸來高,血也般红的小人急冲而出,径直向正东方向飞遁而去,

  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投诉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正文 九重天上挥慧剑 玄冰阵里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、空中花 正文 三十八、决战——收尸
关于我们 | 网站导航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投诉与建议 | 客户调查 | 会议接待 | 火车票查询 | 服务中心 | 推广中心
华正航空主营:机票,飞机票,特价机票,打折机票,深圳机票,深圳特价机票,机票预订,机票查询,酒店预订,特价酒店,出国签证,旅游线路查询。
华正航空旗下网站:华正商旅网 网站地图我行网 民航商务旅行网
24小时服务热线4006-888-999755-33333777服务监督电话:13808855476